宝宝出生记

对于普通人, 没有拯救世界的责任, 也没有刀口舔血的营生, 于是生孩子就成了头等大事。

 

媳妇经历了艰辛的十月怀胎, 终于要迎来这一天。

 

安营扎寨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眼看快到预产期, 我得有所准备。 居住地离医院太远, 这是个大隐患。 如果巧遇到堵车, 没个把小时到不了。

 

我必须从战略上解决它!

 

经过调查,襄阳宾馆距离一妇婴最近。 周围餐厅水果店, 大商场小摊贩, 一应俱全。 好嘞, 就这里。直接预订七天的宾馆。

 

媳妇知道后, 认为订的时间太长。 我说:“多多益善, 预订又不要钱”。

 

骗急诊

 

接近预产期的日子里, 最想快点见到小宝宝的人恐怕非媳妇莫属。 毕竟这最后的一段时间里, 产妇的身体十分难熬。

 

骗急诊是孕妇中间广为流传的催产偏方, 我这里就不细说。 只能道媳妇骗得还算用心, 每次走到急诊门口时, 一改平时缓慢沉重的脚步, 挺着大肚子, 快步冲进急诊室。为演技点赞。

 

另外还要赞扬一下急诊大夫。 无论周末, 还是凌晨, 无论我们啥时候有需要, 总有大夫驻守。 茫茫夜色里, 急诊室的灯光, 好似灯塔, 让人安心。

 

暴走&逛商场

 

适量的运动也有催产功效。 环贸商场规模很大吧, 我们从上至下逛个遍。 对于快生的孕妇来说, 确实不容易。 媳妇还常常在过道里爬楼梯,甚至挑战过十五层的楼梯,十分执着, 特别努力。

 

虽然催产用心, 然而肚子依然不给力。

 

一妇婴有规定, 如果没出现妊娠反应,必须在超过预产期五天后, 方可入院进行药物催产。

 

争气的肚子还真让我们挨到了入院催产这天。

 

 

入院

 

需要注意的是, 入院生产前一定要将医院规定的待产包准备好。 产妇生孩子除了需要大夫, 还要一些其他物品, 医院不会提供。 很多人是在媳妇快要生时, 才手忙脚乱地购置待产装备。

 

打了催产素, 不出意外, 媳妇慢慢有了妊娠反应。

 

因为媳妇是顺产, 按医院规定,我有机会进入产房陪产。

 

当等在产房门口的我听到有人在喊媳妇家属的时候, 我知道, 快生了。 匆匆换上一身消毒服, 带上口罩头套, 随护士引导进了产房。

 

走廊里, 喊叫不绝于耳, 匆忙的大夫进进出出, 就像战地医院。

 

脑袋被帽子口罩包裹的我,像是一下子进了异世界, 一脸懵, 完全没啥想法。

 

我被领到了一间小屋, 屋子正中, 是一台带有多种设备的机械床。 躺上边的就是媳妇,四仰八叉, 发出艰难的声音。 三个女大夫围在旁边, 做着一些准备工作。

 

看我进来了,医生面无表情地安排我在媳妇身旁, 让我用手从上往下压她肩膀。妊娠反应的力量是一波一波来的。 每次力量来了, 媳妇也要抓住机会, 借力使力, 用劲生产。 这是极累的事情, 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抓住每一次机会。 而我也要用力向下压她的肩膀, 给一把力。

 

“来来来……”, 医生嘴里不停叨念这个“来”字, 还伴有媳妇的喊叫,听得我很揪心啊。 对了, 走廊传入的各种声音此刻依然不绝于耳。

 

一波又一波的分娩力量袭来, 时间渐渐流逝。 大家都很努力,却没进展。 媳妇已经精疲力尽了。

 

“用力, 用力!”医生突然大喊起来。

 

我也轻声说, “加油, 你行的!”。

 

“不是,说你呢”, 医生又大声说道。

 

我茫然抬起头, “说我?”

 

“对, 是你, 用力压!”, 医生很严肃。

 

“我已经很用力了……”。

 

“力量不够, 有的产妇骨头还会被压断呢”, 大夫严肃依旧。

 

“What the f***?!”, 恍惚间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但还是要相信大夫。 我加大力气按了起来。

 

医生的语调变了, “露头了, 来来来……”。

 

再看媳妇, 极其痛苦, 似乎没什么力气,但她依然拼劲全力。努力, 汗珠不断地滴下, 对, 是我头上的汗珠。

 

突然, 一个很大的血块出现了, 我下意识地判断这是宝宝的脑袋。

 

关键时刻,媳妇扛不住了, 宝宝的脑袋又缩了回去。

 

“坚持一下, 坚持”, 大夫喊, “脑袋卡在这里是很危险的, 一定要坚持! ”。

 

我看看媳妇, 已经近乎虚脱。 让这样状态的她坚持未免有点残酷。

 

“脑袋卡在这里很危险”, 医生重复, “这次我们一起努力!”

 

又是一波妊娠的力量, 我再次看到了大大的血块。 一种陌生却又十分熟悉却的感觉。

 

“出来了, 出来了”, 几个大夫大叫, 同时也在拼劲全力帮助生产。

 

一点点, 很快的, 小生命要完整地出来了。

 

媳妇松了口气, 完全瘫软。整个生产室洋溢起轻松的气氛。

 

“哎呀妈呀”, 不料大夫发出惊讶声,接着整个屋子安静了。

 

小生命被提了出来, 遍体通红, 额, 我不记得有没有哭声。 还没等我看清, 小家伙就被两名大夫带走了。

 

大夫的反应有点出乎意料, 我顿时很紧张, 怕有什么意外。屋里只留下一位缝针善后的医生。

 

“大夫, 刚刚没什么意外吧”。

 

“没有啊”。

 

“可你们的反应有点怪”。

 

“宝宝出来的时候, 好多粑粑也跟着飞了出来。 小家伙儿已经开始在羊水里拉撒了, 问题不大”。

 

小家伙儿亮相的方式真是特别!

 

“那周身血红是正常的么?”

 

“刚出生的宝宝都是这样!”

 

听罢, 我长吁一口气。

 

接下来还要缝针, 等等…… 事情很多, 不再细写。

 

母女平安, 已足够。

 

后记

 

预订了七天的宾馆竟然不够用, 我还续了两天。

 

生活有时比想象的还精彩。